世界第一可爱的Riku

1.新文《【一织陆】轮回之樱》
2.《【天陆】双生花 》
烦烦大大回来了!在线兴奋,在线激动!

【一织陆】轮回之樱

*为了庆祝特别篇而写的,文笔渣
*OOC预警
*人类一织×幽灵陆
*HE , 微虐
*可以听着Sakura  Message观看


樱花绽开的时候,我将与你相遇。
        ——题记

1.
       『相传在人界与鬼界间的连接之处,生长着一株名为‘轮回之樱’的樱花,它不同于人界的樱花普遍花色都是白色、粉红色,它是更为热烈的红色……』

       『红色的樱花?真是罕见呢!不知道长什么样呢?妈妈,我能去看一看吗?』

       『傻一织,那是连接着人间与地府的地方,像我们这些活人是无法看见的。』

       靛色头发的孩子窝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安静的听着母亲念出的稀奇故事,并不时的提出一些关于故事的疑问。而靛色头发的女人一手捧着一本泛黄的书,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孩子的短发,一脸慈祥的看着孩子好奇的靛色双眸。

       『那写这个故事的人为什么又看得到?』

       『因为他是将死之人,只有将死之人才会看到那株‘轮回之樱’……』

      叮铃铃铃……

       “啊……”被闹钟吵醒的少年揉了揉双眸,靛色的双眸迷茫的盯了天花板三秒后变得理智又冷静。

       望着窗外那轮初升的朝阳,它是那么的热烈又炫目……“这就是红……那株‘轮回之樱’是否也像它一样呢?”

       “哥哥,你听说过‘轮回之樱’吗?”穿好校服准备出门时,少年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橙色头发的青年似是有些吃惊自己的弟弟会问出这个问题,不过在微微的惊讶后还是回答了:“是妈妈在你小的时候讲的那个故事吗?红色的樱花,是真的很罕见的花色呢!但是,我是真的没听说过有这种花色的樱花,有可能那只是故事书中瞎编的吧?”

       “是吗?”不知为何,少年心底竟升起许些失落感。

       “虽然红色的樱花是见不到啦,但是今天能在上学路上看到粉红色和白色的樱花哦!我刚看了新闻,开了十分多呢!一织可以沿路看看。”橙发青年回想到刚刚新闻中那些开得像粉色的云雾一般的樱花,忍不住微微的笑了下。


2.
       一如往常,一织提着手提包走在上学路上,沿路的樱花开得正盛,那小小的粉色身子如同舞者般,在微风拂过时纷纷扬扬的舞动着,仿佛风赋于了它生命一般,它四处飘荡着,似乎永远不会落地……

       但很可惜的是,风停的时候,它依旧要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一织边走边抬头看向沿路一排又一排的樱花树,没有一株樱花树的花色是红色的,甚至没有一朵樱花是红色的。

       『红色的樱花……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当一织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一个美妙动听的歌声伴随着一阵清风向自己迎面而来,不知为何,他的身体先动了,跑到了一株樱花树下。眼前的樱花和别的樱花没有不同,就在一织失落的准备继续寻找时,那个歌声又响起了……

       在微风把这棵樱花树吹得沙沙直响时,一抺红色也隐隐约约出现在了粉色的樱花中间。

       『啊!这就是红……这就是‘轮回之樱’!』

不知为何,当一织看到这抺红时,下意识的把那株‘轮回之樱’的颜色认为就是这样的红色,明明他从未见过‘轮回之樱’,这是为什么呢?自己看到这抺红时竟然会有种想哭的冲动。



3.
       只见一片浅粉樱花团簇拥着一个小小的红发男孩,他有一头如朝阳般耀眼的红色的短发,穿着一件连着兔耳的白色卫衣,甚至衣服背后还有一团毛绒绒的兔子小尾巴……

       这也太可……咳,搞笑了吧?

       “请问,您是?”

       只见男孩转过身,有些吃惊的望住樱花树下的靛发少年,似是没有预料到有人能发现他。“你……看得见我?”

       “当然看得见,而且您的歌声真好听。”

       “是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我。”红发男孩有些害羞的挠了挠脸。

       就在这樱花飘荡的日子,靛发少年与红发男孩相遇了,此至,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

       “对了,我叫七濑陆!”

       “我叫和泉一织,请多多指教。”


4.
       放学后,一织刚刚出了教学楼,就发现了那抹显眼的红色正站在校门口朝他热情的挥动着右手。

       这人……怎么来到学校了,不知道这样的他有多显眼么?

       “七濑桑,您这么站在校门口实在太危险了!还有刚刚坐树上也是!”

       “一织真像老妈子一样呢……”

       “您说什么?”

       “我说一织最好了!”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违心话,但是一织依旧无奈的说:“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您的父母亲呢?这么晚了,您的父母也该着急了吧?”

       只见刚刚陆闪闪发光的双眼瞬间暗淡了下来。“一织还不知道吧?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不属于你们中的一员了,就算真有父母亲,那也是生前的事了。”

       一织靛色的眼睛因为吃惊而瞪大,七濑桑己经不在人世了?那现在站在这的是……

       “相信你也猜到了吧,没错,如今的我不过是个鬼魂罢了,所有人都看不见我……唯有一织……是人类世界中第一个可以看见我的人类。”

       原来之前在树上他问的‘你……看得见我?’不是在惊讶自己发现了他坐在树上,而是惊讶自己居然看见了做为鬼魂的他吗?一织为之前理解错了七濑陆的话而懊恼,但他并不是在懊恼七濑陆是个鬼魂而并非活人的事实,而是在懊恼自己竟然没发现这个问出了口,因为这一问而让眼前这抹温暖的红暗淡了下来。

       “其实……我很高兴可以与您相遇!”

       “……噗,一织可真会不安慰人。”

       一织也有些后悔刚刚因为心里一片乱七八糟又想着该怎么安慰人,不知不觉就说出了那句话。

      看着一织那一脸后悔的样子,不知怎么的,陆的心情没那么沉重了。“其实也不必安慰我啦,我早就习惯了……”

       “那您有回去看您的亲人吗?不……当我什么也没问。”一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自从遇见这个名为七濑陆的人就开始犯些不该有的低级错误,比如那句不算是安慰人的话,还有这次让人又要回忆一次所经历的悲伤的一时嘴快的问话,明明他是有着“完美高中生”这个称号的!。

       “我回去过哦……其实也没什么了,我早就死了有十一年了,如果加上这十一年,我也该有十八岁了吧?所以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待我,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十八岁?死了十一年了……七岁就死亡的这么小小的孩子,难以想象他到底是如何死去的,这么温暖的孩子,在七岁之前应该也是像个小太阳般的存在,但为什么这么久还不去轮回呢?是想陪在亲人身边吗?

       “不是哦,父母亲及哥哥那边我早就己经安心了,只要他们生活得好我就很开心了,况且变成了鬼后我也不能长时间呆在活人身边,所以看见他们都过得很好我就己经满足了,真要说我为何不去轮回……是因为轮回之樱说我还有未实现的心愿,拥有太强烈的执着的鬼魂是入不了轮回的。”但是具体是什么执着的心愿,陆也不是很清楚,明明只要父母和天尼过得好他就己经满足才对。

       听到了陆的解释一织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所想的疑惑问出了口。

       “轮回之樱?”一遇见这个名为七濑陆的人就开始错漏百出的“完美高中生”第一次放弃了自己完美的形象,开始问出了自己心中最想知道的事情。


5.
       『相传在人界与鬼界间的连接之处,生长着一株名为‘轮回之樱’的樱花,它不同于人界的樱花普遍花色都是白色、粉红色,它是更为热烈的红色……』

       一织到现在还记得母亲读的这个故事,只可惜,那本书己经不知为何突然间找不到了,而母亲似乎也忘了自己曾经讲过这个故事,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如今只剩下自己和哥哥了。

       “轮回之樱啊……那是一株红色的樱花呢,与其它樱花不同,它是最耀眼的存在,可以说只要见过一眼便不会忘记呢,但是据说它其实还有一个守护神,而之所以需要守护神是因为轮回之樱不仅是让死去的人们去轮回道路时必经的门,也是因为它能实现人们的愿望。”

       “那之后呢?”

       “那之后啊,我只知道轮回之樱现在并没有守护神在,而且似乎也不俱有实现愿望的能力了,我们都在猜,守护着轮回之樱的神明大人是不是也去轮回了。”

       “没有了守护神,没有了实现愿望的能力?”似乎在他印象中自己曾经在长满荆棘的草丛中走向了一棵开着红色花的树并许了愿,但是……他许了什么愿呢?他怎么想不起来了?

       看着一织捂着太阳穴一脸痛苦,陆忍不住紧张的问道:“一织你没事吧?”

       “没事,在多讲讲轮回之樱的事情……还有那位守护神的事。”


6.
       “轮回之樱的事我到是不太清楚,但是守护神的是在我们这己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据说,他曾经是天界的花神之首呢,更是上帝的宠儿,天界的所有神明都很喜欢他,虽然说算不上万人迷,但也没有人希望他不好的。但是花神为什么会到冥界去守护轮回之樱,这是一个未解的迷,我们那边的人说他可能是因为触犯了天条才会被罚去守护之樱的,但是也有人说花神大人是个很开朗很温柔也很纯粹的神明,不会去干那种触犯天条的事……”

       陆在说这些时双眼闪闪发光的,一织想,他应该很崇拜那位守护神吧,但说到纯粹,眼前这个样貌七岁但实际己经十八岁了的孩子也是个很纯粹的存在呢。

        “我想那位守护神应该是为了某个人而去触犯的天条吧?”一织突然说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长一辈的冥界老者们都说花神大人很温柔是很温柔,但却总是一个人坐在轮回之樱上呢,孤孤单单的,没有一个人陪他。”陆在心里认为,那位神明大人一定很寂寞。

       “为什么呢?明明对你们来说他这么温柔,却又不去陪他?”

       陆挠了挠脸,也是一脸不知为何。“我也问过,老者们说就是因为他太过纯粹与温柔,与他们这些满身罪孽的人格格不入,他们注定只能仰望光明却不敢也不能去触碰光明,毕竟他是最纯粹的光,没人愿意这样一个纯粹的人的身上沾上污浊。”


7.
      『樱花啊……给我一个心愿,如果可以实现……』

       只见一个身着和服的少年正坐在树上,双手握在一起虔诚的许着一个对他来讲十分重要的愿望。

      喳喳……喳喳喳叽叽……

      一阵鸟鸣声响起。

      “我说你,就不要这么躲躲藏了,我己经发现你了哦。”少年睁开双眼,看住一只停在樱花簇中的奇特小鸟。

       “……噗!!这是什么别致的样子!……你是被人类抓住后拿去染了并且还卷了毛吗?”少年忍不住笑得前仰后翻,眼泪都笑出来了。

       只见小鸟很凶的吱了好几声,飞上了更高的树稍。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我请你吃……”

        小鸟有些无奈的吱了一声。

      “那没办法嘛,我没钱啊!”少年鼓起了双颊,有些赌气似的别过脸不在看那只鸟。

       小鸟更无奈的吱了几声,飞到了少年头发上那个漂亮的樱花头饰上停下,又吱了几声。

       “谁像小孩子了!我己经十八岁了,才不是小孩子!”少年更生气了。

       小鸟吱了一声,用翅膀拍拍少年的头。

       “真的吗?会带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是轮回之樱……”少年刚刚还因为小鸟的话语而双眼闪闪发光,但一想到自己的责任,双眼又暗淡了下来。

       小鸟干脆飞到少年面前,少年默契的伸出了双手,小鸟就这样落到少年的双手中,只见小鸟承诺似的用翅膀轻轻拍打了一次少年的手。

       “真的?你会找人看着这里吗?这样我就可以离开这一会儿了!”少年高兴的举起双手中的小鸟,用柔嫩的脸颊蹭了一下小鸟脑袋上羽毛。

       接着,少年又与小鸟聊了很久……直到一阵冥钟敲响,这意味着小鸟要与少年分别了。

       “唉……真希望这时光能永远这样下去,和……一起的时间要是能暂停就好了。”少年有些哀伤的叹了口气道。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是吧?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只是这是我的愿望罢了。”

       穿着和服少年头带樱花的长发少年就用一种哀伤的眼神望住远方,而少年手中的小鸟也沉默不语,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叮铃铃铃……


TBC?
↑可能并不会写下去

        *轮回之樱,是我偶然看到樱花的花语也有生命这个意思而想到的一种樱花。它常年生长在人间与鬼界之间,是为了守护着交接处而生长,也是为了遇见心爱之人而绽放。之所以是红色,不仅是因为逝者而染上的鲜红,更是为了让心爱之人记住自己而变成耀眼的红……

*十分感谢观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作者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欢迎大家指出!(鞠躬

【天陆】双生花

*第一次写同人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可能会有ooc
*并蒂双花设定,‘月之花’天ב日之花’陆
*HE,微虐

       纵然知道并蒂双花的结局是什么,却也还是想要互相守护彼此。
                                                              ——题记

1.
       『双生花,原本是一种树木,每年会在两个不同的时节开出两种神奇的花朵,一朵是在深秋十月晚上月光最明亮的时候盛开,也叫十月花;而另一朵则在初夏太阳最柔和的时候绽放,俗称六月花……』

       『天哥,我们会像这本书中所说一样吗?』只有拇指般大小的红发男孩正坐在一朵红色的花骨朵上看着旁边另一个小人儿——对方也是个只有拇指般大小的粉发男孩,他正站在另一朵己经盛开的粉色花朵上,一手拿着书,一手挥舞着,声情并茂的讲着书中的故事。

       听到了红发男孩的提问后,粉发男孩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但还没等红发男孩察觉,他就恢复了原来的笑颜。『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陆知道!陆也会尽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在初夏时绽放的!就像天哥成为了‘月之花’,陆也会努力成为‘日之花’的!』红发男孩双眼闪闪发光的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他也想像天哥一样,成为能为大家带来欢乐与幸福并让大家露出笑颜的存在。

       『陆可以不用那么着急哦,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是吧?』对于弟弟总是着急的想追上自己步伐的行为,天是不是感觉不到心疼,但更多的是无奈。心疼于弟弟那与他那开朗活泼的个性相反的身体,无奈于弟弟除了自己去外面的世界时总是一步不离的跟着自己。

       要是自己离开了这孩子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天曾无数次想过,但是他无法想象这孩子没了他会过成什么样,他只想守护着这孩子——这孩子是他的双生弟弟,更是他的宝藏。他只想守护着这孩子,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做出任何牺牲,他也会守护这孩子的。

       『嘿嘿……是的!陆会努力让身体变得健康起来的!』这样……是不是就能像天哥一样,可以离开花朵去外面的世界玩了呢?好想快点和天哥一样一起见识下外面的世界啊!

       『那我也会永远守护陆的,即使陆成为了‘日之花’,我也会一直守护陆的。』

       “骗子……天哥这个大骗子……别走啊……”七濑陆躺在白色的床上,眼角有一滴泪顺着脸颊滑入白色的枕头中。

       看着躺在病床呓语的七濑陆,靛色头发的少年忍不住叹了口气。“明明七濑桑只要做七濑桑就好了,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那个人呢?该说真不愧是兄控么?真不想管这个笨蛋兄控了。”

       但说归说,靛色头发的男生还是把七濑陆刚刚因为梦呓而伸出的手放进白色的被子里,顺便帮他看了看吊针瓶里还剩多少药水,再检查一下针头有没有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移位,做好这一切他才安心的坐回病床边的凳子上。

       躺着的少年那一头鲜艳的红色头发衬得病床愈发雪白,仿佛转眼就会消失。一织认为,他明明很努力,也很有天赋,但是却总是缺少些自信,或许真如他所言,因为自己身边有个超厉害的人所以不太习惯别人夸赞他吧,所以也就因此缺少了那份自信。

       “七濑桑已经很厉害了,一直做为Center带领着IDOLISH7前进,所以请多点相信……”

       “相信什么?”

       “!!您醒了吗?咳,没什么。”

       “咦?可是我刚刚好像听见一织说‘七濑桑已经很厉害了’什么的。”

       “那是您的幻觉,我什么也没说。”

       七濑陆疑惑的看了眼靛发少年,他刚刚还在半梦半醒之中,也不确定是不是一织说的,不过看到对方那一脸冷漠的表情,那就可以确定不是一织讲的了。“真的?那可能是我睡糊涂了。”

       “那可不是,您的睡相可真好笑。”

       “一织!你是想吵架吗?喂!……居然无视我!”七濑陆刚想和一织开始小学生吵架时,就见对方己经别过了脸去,只留靛色的后脑勺对着自己,于是就更加火大了。

       但七濑陆并没有看到,和泉一织在别过脸时,那双因为被当事人发现羞耻发言而害羞得通红的耳朵。

TBC

*设定这是个花的世界,大家都是花中的精灵,因为想写个花语集,所以忍不住写了双子。最后的一织只是来跑个场子的,我不会写修罗场,所以是天陆主场。

*每朵花都会有精灵,但没开花时精灵只能呆在花苞上或在不超过本体九米的地方活动,每朵花也会有名字和称号,名字可由自己或长辈和兄姊取,但是称号是后天得来的,依据属性的不同或开花时间的不同会有不同的称号。注:拇指大小是因为没开花前或是想呆在本体上而有的形态,开花后可以变得和人类无差,也可以随自己喜好更改自己的形态。

*与 @我陆超可爱 大大聊天时所想到的脑洞,没错,就是这个大大让我出来祸害人的。

*不定时更新,少则几月多则一年,更新随缘,但绝不弃坑。

*最后,感谢看到这儿的小天使们(鞠躬)。